团舞之父—山本宽:反对八月无尽循环 代表制作委员会道歉




  7月19日,在美国举行的活动“Otakon 2009”中,担任过《凉宫春日的忧郁》演出、《幸运星》前四话监督、《神薙》监督的山本宽作为嘉宾,受到了一次采访。在采访中有人问道,“为何要将原作中只有三十页的部分改编成六话以上的动画?”,而山本宽则回答道,“这不是为我自己辩护,但在我还在京都动画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提出这个主意了,并且我反对”,“我认为两话就够了”,此时台下一片掌声。接下来山本宽又说道,“由于我是以自己的意志退出京都动画的,因此对于《凉宫》目前的状况,我也感到有责任。还是说出来吧,我有觉悟了。在此我代表制作委员会SOS团向大家道歉”(低头)。

  对于《凉宫春日的忧郁》新动画中至少六话的《漫无止境的八月》,网络上评价不一。有人认为这是一场动画的革命,各话之间分镜、绘画、背景音乐等的差异令人回味无穷;而也有人认为这是京都动画哗众取宠的低级手段,甚至以撕书来抗议。就在这时,美国的御宅提出了这个尖锐的问题,想必山本宽也极为为难。为此,事后他希望不要公开这段关于《凉宫》的采访内容。但不幸的是,这段采访还是在网上流传开来。“无尽八月”是好是坏暂且不论,在日本论坛2ch上的回复大都对山本宽代表制作委员会道歉这点表示不同意,毕竟山本宽已经与《凉宫春日的忧郁》的制作没有关系,自然也无权代表制作委员会道歉。还有网友在山本宽的博客上留言道,

在巴尔的摩的Anime Expo(其实是Otakon 2009)中对山本宽您的采访视频在某视频网站上传开了,据说在视频里您关于《凉宫》的《漫无止境的八月》发表了“在此我‘代表制作委员会SOS团’向大家道歉”的意见。我没有看凉宫,但我惊讶的是,与制作委员会完全没有关系(如果我不对、现在其实是以制作委员会相关者的身份说出这话的话很抱歉)的人在公共场合进行这种发言,实在是太欠缺作为社会人(更何况是一所企业的执行董事)的道德了,因此我想问一下这句发言的真正意思。

如果被一个不是Ordet公司职员的人、在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、关于Ordet的事业随意说出“我代表Ordet在此道歉”的话,您作为执行董事会怎么想呢,请务必回答。

对于这个留言,山本宽也认真地进行了回复。

如果那个采访视频真的被发布出来了的话,我想您可能更加不理解我在那里所说的内容。我来简要说明一下。

我说希望不要公开的是“我曾经与凉宫二期企划阶段的最开始有关”的那一段,而我也只是对与其相关时自己的行动感到有责任而道歉。这也只是因为担心这段话或许触及了企业的保密义务而已(还有也是不想毫无意义地刺激播放中的《凉宫》)。

“我和现在的制作委员会已完全没有关系,因此也不能做出任何评价”,这应该是各处都有的话吧,这点现在也没有变化。
而本次的发言,是我“确实参加过、有过关系”、对于“过去的”制作所说的话,这也是目前为止在采访或是其他活动中多次进行过的(不然的话今后与《凉宫》一期中我的工作有关的事情就什么都不能说了)。

因此,若是弊公司的人员现在因为意见相左而离开弊公司,即便对于事情的经过进行说明或是批判,虽然不知道在事件中其发言有没有尽到保密的义务,但对于其批判本身伦理性的质疑是完全没有的。

但是,“代表”一词或许会带来些许误解,或许是不恰当的发言(不过是在当时在场的关系者只有我、这一意义上)。
这里修正成“作为曾经参加SOS团的一个人”,不恰当的表达十分抱歉。

gxxywj2 的最近5篇文章

评论关闭.